李洪泽先生书画饱含智慧风趣

2018-04-15 20:47:41 来源:南华信息港   浏览次数:

    李洪泽先生是我在襄汾中学读书时的老师。关系所在,他凡编书必送我一本。近日,老师又送我一本刚出版的《洪泽书画》,在那滚烫的书页与浓浓的油墨香中,使我越来越感受到恩师的艺术功底、人生感悟、品德风貌。

    李洪泽先生,省美协会员,山西省阳城县峪则村人,生于1934年3月3日。1953年7月,他毕业于临汾师范学校,1995年在临汾一中美术教师的岗位上退休。他曾任原临汾地区美术教育研究会理事、临汾地区漫画家协会会长。现在虽已退休多年,他依任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创作员、临汾市东方诗书画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,临汾市老年书画家协会艺术顾问,尧都区老年书画研究会特邀理事等职。他一直从事中小学艺术教育工作,不少学子还走上了“翰墨之路”,并颇有成就。他先后创作漫画作品1000余幅,分别在国家、省、市级刊物发表,先后出版了《什锦斋漫笔》《洪泽画漫集》《漫画赏析集》《洪泽·翰墨人生》《洪泽书画》等书籍。他的名录收入《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》、《中国当代漫画家辞典》等辞书。

    翻看李洪泽先生的书画作品,使我首先感到的是他的幽默与浪漫。在品读他的书画中给人留下的是意味深长和风趣。如《花和尚新传》,不是“鲁提辖倒拔垂杨柳”,而是鲁提辖倒拔高烟筒,并在旁白中写道:好汉不减当年勇,为除污染拔烟筒,但愿大地环境好,乐为人民立新功。”此言此语,岂不幽默哉?再看李洪泽先生隶书作品,最大特点是字型扁体,大小一致,但又突破常规独树一帜。在他的隶书作品中,字型有长有短、有大有小,字间有密有疏,字色有浓有淡。如在他以郑板桥笔意书写的“梅、兰、竹、菊”条屏中:一个繁体“术”字,比五个“小”还大;一个“色”字,本应横扁,他偏写成竖扁;一个“霞”字,最后一捺捺到另一字的字框内;弹”字、坤”字的最后一竖都大大超出了自己应占的空格范围。此字此意,岂不智慧乎?翻开李洪泽先生的所有画册,给人最明显的又一印象是:画、文、书三结合。凡画必有文,凡文必作书。他的每幅画的留白处,必有书写的一段文字,或诗句或短句,以此点明画作的主题。如《布袋和尚图》,在布袋和尚画像的留白处书写着:行也布袋,坐也布袋,放下布袋、何等自在。”在《猪八戒背媳妇》画中,留白处写着:正月里来是新春,背着媳妇走四方,但愿家家多喜事,笑祝年年多吉祥”。还有他为“临汾通化两地市民间剪纸联展”创作的《亲如一家》画作中,在一把大剪刀的留白处写着,嘻嘻嘻、哈哈哈,咱们也是艺术家,人民生活要美化,家家户户离不了咱,人勤手巧剪生花,剪纸也能为四化”。足见,他的作品是画、文、书的紧密结合。

    李洪泽先生出生于一个半耕半医之家。虽然,父亲行医,但家庭并不宽余,是党和国家培养他成为一名人民教师,是党和国家抚育他成人,爱党爱国是他不变的心。在他的作品中,无处不充满着为社会进步、为民众幸福的鼓与呼。《马路天使赞》,高度赞扬环卫工人辛勤劳动的精神,教育人们热爱劳动,尊重劳动;又没水吃了》,呼吁人们珍惜水源,爱护环境;炮弹与花瓶》,教育人们充分认识到“花瓶做炮弹,世界无宁日;炮弹做花瓶,天下永太平”。多强的教义啊!在李洪泽先生的书画作品中,有很多借古喻今、古为今用的作品,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。《关公新编》图中,关公不是在挑灯夜读《春秋》,而是在读“市场经济学”,并说:当年过关斩将,而今服务市场,振兴河东经济,再把新功献上”。八仙之铁拐李》图中,铁拐李扶拐而立曰:神仙也有残缺,何况人呼”;新米颠拜石图》中写道:疯疯颠颠到如今,始知孔兄非等闲,抛却斯文清高气,不再拜石拜金钱”……类似这样的内容,还有很多,都是紧贴当今社会,为社会的发展进步服务。

    恩师李洪泽先生的书画,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思想教育价值,是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束鲜花,具有很强的时代性和现实性,很有研究和学习的必要。我是书画艺术的“门外汉”,但对先生的书画喜爱有加。近日还为他的书画吟诗一首,以视珍爱,并随之付上:题李洪泽老师“弥勒图”大肚能容天下事,笑颜除尽日间烦。

    水清池满无鱼在,难得糊涂是真言。

    文/张巨温


     

责任编辑:付基恒

版权声明:凡临汾日报、临汾日报晚报版、南华信息港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。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。